管道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道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丙肝治疗副作用让身体破烂不堪救命药可望不可即0

发布时间:2020-07-10 17:57:42 阅读: 来源:管道泵厂家

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世界卫生组织《丙型病毒性肝炎患者诊断、护理和治疗指导手册》刊出的全球丙肝病毒基因分型分布图。

副作用让他的身体“破烂不堪”“救命药”看得见,却得不到  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有约760万丙型病毒性肝炎患者。丙型病毒性肝炎,简称丙肝,一种由丙型肝炎病毒(HCV)感染引起的传染病,严重可导致肝硬化或肝癌。  目前,我国对丙肝普遍采用“干扰素加利巴韦林”的治疗方法,对于耐受者,治愈率约70%,但同时,患者将在治疗中承受副作用带来的巨大痛苦。  而在国外,已有排除了干扰素的口服抗病毒药物出现在市场上,且临床数据显示治愈率至少超过90%。  如何吃到这种新药,消息灵通的丙肝患者李俊(化名)开始了一段艰辛寻药之旅。  “救命”时染丙肝  “蛤蟆人”  李俊认为,26年前的那场心脏换瓣手术拯救了他的生命,那一年他30岁。“本来,医生说我活不过31岁。”  但也恰恰是26年前的那场手术,使得重获新生的他又承受长期的、难言的痛苦。他患上了丙型病毒性肝炎。  “救命”时染丙肝  李俊的成长伴随着病痛,儿童时期常常卧病在床,后被确诊患上风湿性心脏病,长大以后,经常“吐血”,走路困难,上二楼都要喘气许久。  1989年,30岁的李俊成功接受了心脏换瓣手术。2004年开始,李俊开始感到“莫名其妙的疲劳”,时常没有精神,甚至不能吃饭。“你知道什么叫不能吃饭吗,就是吃了就吐,那种感觉太难受了。”李俊还时常犯困,也不想开车,他将这一切总结为工作忙,压力大。  不久后,李俊进行了体检,回到家没多久,还没到时间去医院取化验单,医生的电话就打到家里来了,“让我赶快去传染病科住院,丙肝已经很严重了。”李俊立即去了医院。  “蛤蟆人”  他开始接受“最通用”的治疗方案。“国内外通用的标准治疗方法是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抗病毒治疗。”2010年,卫计委发布的《丙型病毒性肝炎防治知识要点》这样介绍。在治疗之前,李俊被反复告知,这个治疗方案将给他带来副作用。但和此前承受的莫名其妙的痛苦,李俊毫不犹豫地选择治疗。  接受这个治疗方案的患者,首先要对干扰素耐受,才可以接受治疗并承受其副作用带来的痛苦。  最开始,李俊持续一个礼拜的高烧,38℃,39℃,反复着,汗一身一身的出,挺过一个月之后,烧渐渐退了,人开始有点精神,化验结果也显示各项指标回到正常范畴。  但副作用紧接着出现,李俊身上开始出现大面积的牛皮癣,牛皮癣几乎布满了他全身,“外人看我都会躲我至少一米之外,太可怕了,跟癞蛤蟆一样。”  李俊无法和家人一起生活,单独睡在一张黑色的床上,床单、枕套都是黑色的,如果用上白色或颜色较淡的床单,一会就脏了。  “浑身破烂不堪。”李俊说。  牛皮癣长期伴随着李俊,这段时间,他渐渐淡出公司业务。坚持了1年多之后,化验显示丙肝病毒没了,李俊停止了用药,皮肤病也好了。  几个月之后的复查,李俊的丙肝又复发了,他知道自己没在治愈率之内,“我快疯了,非常绝望”。  到了2012年,情况又糟糕起来,“又比较严重”,李俊多项肝功能指标严重失常,有严重的贫血,血小板“掉得可怕”。  噩梦重演了:打干扰素。  这一次,李俊用“死去活来”来形容,发烧、皮疹、无食欲、疲惫,两个月的时间,一米七八的李俊从140多斤瘦到120斤。有一次,和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开始好好的,突然就当着家人的面将东西全部吐出来。  坚持了8个月,看到副作用实在太大,医生不让打了,“再打就把人打没了”。  摆脱“副作用”的梦魇  中国有多少和自己一样的丙肝患者?得病以后,李俊一直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4月6日,世界卫生组织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在中国约有760万丙肝患者。  一名知情的业内人士表示,中国丙肝患者人数统计,由于方法的不同,数据会产生差异,“但也是一个估算值。”他表示,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是和中国官方确认过的。  在众多病患中,李俊的遭遇并不是最痛苦的,“医生告诉我,有的患者打了干扰素,头发和牙齿几乎掉光,还有刚刚注射,人马上就不行了,打了120急救。”  对此李俊的感受太深刻了,“加了一些丙肝病友的QQ群,说着说着,群里有的人就没了。”  丙肝患者的心理问题则显得更加隐蔽,李俊确诊患病之前已经下海,自己给自己打工,未有太多顾虑,但他的一名很好的朋友则曾跟他说,自己的病情只有妻子和父母知道,对其他人,打死都不能说,“如果说了,晋升的可能性就完全没有了。”  在多个丙肝病友交流群里,除了讨论药品代购时有人应答,更多的时间,大家都沉默着,偶尔有人重复问:“怎么没有人说话?怎么没有人说话?”  丙肝患者在只有病友的虚拟公开场合上,也从不进行情感交流,对他们来说,有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是当务之急,也是最为务实的。更多有想法的人,自己想办法救命。李俊也是。  2014年4月,李俊从网上看到,北京地坛医院丙肝临床试验项目正在招募志愿者,进行临床试验的是施贵宝生产的一种口服新药,“看到之后,非常兴奋”的李俊第一时间找到项目负责人。李俊说,他通过了初选,并在医院进行了一系列身体检查,但研究人员发现他正在使用的一种和心脏病有关的药物,可能与试验药物发生冲突,最终,李俊失去了入组资格。  李俊或许失去了一次康复的机会,“想当志愿者的人太多了,有的医院做项目,为了能入选,病人直接给医生送钱。”  看得见、得不到的“救命”药  李俊和许多病友开始将目光放到国外,寻找国外的药物。许多网友通过“生物谷”和“丁香园”两家医药科技网站,不断获得国外丙肝抗病毒药物的最新发展情况。  这款由吉利德(Gilead)生产的Sofosbuvir尚未进入中国,但其译名“索菲布韦”在李俊等消息灵通的患者眼中已是“家喻户晓”。  这些直接抗病毒药物只需口服,针对患者不同的基因分型,与其他抗病毒药物配合使用,无副作用

珠海定做西服

梅州制作西服

银川订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