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道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道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洲加快剥离炼油业务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1:07:17 阅读: 来源:管道泵厂家

欧洲加快剥离炼油业务

在经过长达1年多的谈判之后,2011年2月壳牌终于同意将其旗舰炼油厂斯坦洛出售给印度的埃萨公司。这标志着壳牌向剥离炼油业务的战略目标迈出了一大步。

欧洲多座炼油厂出售

欧洲至少有12座炼油厂待售,或最近已售出,其中大部分炼油厂的卖家是跨国石化巨头。此次欧洲石化巨头剥离炼油业务浪潮的主力是英国。除了斯坦洛之外,雪佛龙的彭布罗克炼油厂、道达尔的林赛炼油厂和墨菲公司的米尔福德黑文炼油厂还在寻找买家。英国第五大炼油厂——英力士公司的格兰奇茅斯炼油厂将转移至英力士和中国石油成立的合资企业。

在英国,共有8家炼油厂,要出售的5家炼油厂占英国全部炼油能力的60%。维持现状的3家炼油厂分别是埃克森美孚的Fawley炼油厂、康菲石油的亨伯赛德炼油厂和Petroplus公司的科里顿炼油厂。此外,Petroplus在2009年出售其赛德炼油厂失败后将之关闭,并转换成一个存储终端站点。

在德国,2010年壳牌将其海德炼油厂卖给了Klesch公司。经过谈判,Klesch转手将海德炼油厂再加上Hamburg-Harburg炼油厂出售给埃萨公司。康菲石油公司2010年取消了其威廉港炼油厂设施升级计划,并将之闲置。现在该公司表示将把威廉港炼油厂出售。

在法国,英力士公司的拉韦拉炼油厂也将并入英力士和中国石油的合资企业。而Petroplus公司在去年试图出售其Reichstett炼油厂无果后将之关闭。同样在2010年,道达尔永久关闭了其在敦刻尔克的炼油厂,但同时向法国工会保证在至少3年内不再关闭或者出售在法国的其余5座炼油厂。

在意大利,埃尼公司一直试图出售其利沃诺炼油厂。虽然意大利小型炼油厂的前景并不被看好,但该公司表示现在仍将保留这座炼油厂。意大利石化工业行业协会在2011年1月指出将有多达6座炼油厂不得不关张。

趋势反转,石化巨头炼油

热情退潮

自从上世纪中叶欧洲大张旗鼓地发展石油工业以来,下游的炼油业务早已形成两大发展趋势:一是在市场附近发展炼油比进口成品油更好。二是石化巨头抢占有利地理位置建设炼油厂。但最近这两个发展趋势都已经发生逆转。长途进口成品油越来越多,外来公司开始接管欧洲石化巨头的炼油厂。

与此同时,许多石化巨头对炼油业务的热情已经退潮,尤其是在欧洲。BP在其发展战略的指导下率先成为一个“赤字炼油商”,在2005年和2007年分别将其在英国格兰奇茅斯和科里顿的两座炼油厂出售给英力士公司和Petroplus。2010年,壳牌公司宣布将其全球炼油能力的15%予以出售和转让,道达尔公司则宣布了一项削减总炼油能力19%的计划。2011年1月,马拉松表示,将剥离其炼油业务。2011年2月,BP表示,将出售两家在美国的大型炼油厂,这两家炼油厂占其在美国炼油能力的50%左右。

石化巨头加速撤离炼油业务是因为炼油业务的赢利能力远低于其他石油业务。埃克森美孚公司的炼油和营销业务在2009年和2008年的资本回报率分别为7%和32%,而同期的上游石油开采业务的资本回报率则分别为23%和54%。对于在欧洲拥有更多炼油业务的道达尔公司来说更是如此,同时期其炼油和营销业务的资本回报率分别为7%和20%,与之相比,上游石油开采业务的资本回报率则分别为18%和36%。值得指出的是下游业务的资本回报率已包括销售利润,因此实际上炼油业务的收益较上述数字为低。

作为赢利能力的指标,炼油利润在欧洲地区很少达到高位。炼油利润的计算是从成品油销售收入减去原油成本和经营成本。BP的数据显示,在欧洲西北部加工布伦特原油的炼油厂在过去10年获得的利润范围一般为2.50~5.00美元/桶,在开工率高的时候一度达到7美元/桶的高峰。BP公布的利润数字,并不包括固定成本折旧,也不含再投资。对于缺乏投资的小型炼油厂,它们大多远离市场中心,经营利润通常较石化巨头为低,甚至出现负利润。

需求下降,欧洲炼油工业

雪上加霜

即使在需求上升时期,欧洲炼油产能过剩也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但最近欧洲市场对石油产品的需求已经开始下降,这对于欧洲炼油工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国际能源机构说,欧洲石油产品消费在2006年达到高峰,为1567万桶/天。2010年,欧洲石油产品消费量比高峰值低8.0%,为1442万桶/天,这一降幅也仅在1994年出现过。

市场分析家认为欧洲炼油工业下降将是一个长期趋势。欧洲炼油商协会2010年5月在其欧盟炼油工业白皮书中预测,2030年欧洲石油产品的消费量将从2006年的峰值下降20%。欧洲石油产品消费下降的短期因素是汽车燃料中的生物燃料成分逐步增加,机动车发动机燃烧效率提高,取暖用天然气不断增加;长期因素是混合动力车和电动汽车预计将迅猛增多,欧盟可能立法降低能源使用的碳排放强度。

然而,欧洲成品油市场有两个长期趋势将继续维持:由于燃料油使用减少,轻组分石油产品将日益受到市场青睐;汽车燃料的需求正从汽油转向柴油。一度曾大量用于发电的燃料油目前仅占欧洲石油产品市场需求的10%,而1990年的市场份额为20%。在同一时期,欧洲柴油消费量翻了一番还多,而汽油需求却下降了近1/3。

这些趋势促成了欧洲炼油厂的经济困境。燃料油市场的下滑导致价格下跌。2011年2月,鹿特丹重油现货价格仅为北海布伦特原油价格的83%,出现了价格倒挂现象。欧洲汽油市场需求持续下降,已经导致生产汽油的催化裂化装置利用率降低。而在20世纪80年代欧洲炼油厂投入巨资建设大批催化裂化装置。这些装置一度从美国不断增长的汽油进口中受益颇多。

与此同时,由于柴油需求日益增长,欧洲已经对进口柴油产生依赖。因为建设了大量催化裂化装置,炼油厂建设的生产柴油的加氢裂化装置相对较少。这两种装置使用的原料相同。俄罗斯已成为欧洲进口柴油和取暖瓦斯油的重要来源,而中东已成为欧洲进口航空燃料的重要来源。据统计,欧洲每天进口60万桶石油产品。要想取代这部分进口,欧洲将需要建设20座大型加氢裂化装置,每座加氢裂化装置的造价在5亿美元以上。

尽管欧洲市场对柴油需求不断增长,但投入巨资建设加氢裂化装置不可能成为欧洲炼油厂新买家的首选。

买家活跃,推动欧洲炼厂剥离

近年来,一些下游的炼油专业公司一直在欧洲活跃。最活跃的是Petroplus公司,自1997年以来一直在收购炼油厂。Petroplus公司收购的炼油厂主要来自壳牌、BP、埃克森美孚公司。

Klesch公司已经向石油工业迈出了第一步。该公司主要在伦敦和日内瓦开展业务,希望在其金属和商品生产贸易活动中增加石油和天然气业务,这可能意味着Klesch要进行更多的收购。2010年,该公司与埃尼公司会谈收购其利沃诺炼油厂。2011年1月,该公司与道达尔讨论收购其林赛炼油厂。

中国石油也在寻求海外扩张。中国石油计划到2020年成为全球重要的石油及石化产品生产商和分销商。目前中国石油的炼油能力为260万桶/天,但其炼油能力几乎都在中国。与英力士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将为中国石油提供在欧洲下游石油工业的经验,并可作为跳板进行更多的业务收购。

众所周知,埃萨公司将欧洲视为其母国炼油厂生产的石油产品的出口目的地。当与壳牌谈判收购两座德国炼油厂的时候,该公司计划将它们转变成进口终端。埃萨公司的Vadinar炼油厂在2008年投产,目前其炼油能力已提高到30万桶/天,其中1/3的产量用于出口。埃萨公司还计划通过优化工艺流程到今年下半年将Vadinar炼油厂的生产能力提升至37.5万桶/天,到2012年9月提升至40万桶/天。如果市场环境好,其生产能力还有望提升至76万桶/天。

俄罗斯的石化公司也对收购欧洲的炼油厂表示有兴趣。2009年,鲁克石油公司收购了道达尔公司在荷兰的弗利辛恩炼油厂45%的股份。弗利辛恩炼油厂的原油加工能力为14.7万桶/天,所加工的原油中俄罗斯原油比例很高。2010年,鲁克石油公司购买了尔格公司在意大利Priolo的Isab炼油厂49%的股份。Isab炼油厂的原油加工能力为32万桶/天,也可以加工重质原油。2010年10月,俄罗斯石油公司从委内瑞拉PDV手中购买了德国Ruhr Oel 公司50%的权益,BP持有其余50%的权益。这使俄罗斯石油公司能够获得Ruhr Oel旗下四座炼油厂的权益。这四座炼油厂分别是盖尔森基兴炼油厂、在英戈尔斯塔特的Bayernoil炼油厂、在卡尔斯鲁厄的MiRo炼油厂和Schwedt炼油厂。

黑龙江石材防护剂

沈阳冷刀

江西MYQ电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