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道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道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方通上市半年亏损300万新股不良症集中爆发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5:43:07 阅读: 来源:管道泵厂家

东方通上市半年亏损300万 “新股不良症”集中爆发

编者按: 截至9月初,上市公司半年报披露完毕。在此期间,IPO开闸后登陆资本市场的70家次新股的表现,引人关注。

有统计数据显示,近七成的次新股中报报喜,但整体业绩不算抢眼,净利润增幅有限。另有三成的次新股,净利润同比下滑。

更有5家次新股出现了亏损。它们分别是,安控科技、牧原股份、长白山、绿盟科技和东方通。

其中,亏损8046万元的牧原股份,数额最大;安控科技的净利润同比降幅则高达508.03%。

一位投资者在网上发帖发问,很多企业上市前把自己描述得很好,但为什么上市后就变了?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分析说,次新股业绩变脸,无外乎三种情况,“一是企业结算周期的原因,二是受公司所处行业不景气影响”,“第三则有可能是公司上市前粉饰了业绩”。

事实上,次新股变脸不是“新鲜事”。几乎每一年,都会有质疑“次新股为何迅速变脸”的声音发出。

2013年初,因对业绩下滑信息披露不够,2012年上市的两家公司还遭到过证监会的“监管谈话”。

而时至今日,经历过一轮“史上最严的IPO财务核查”后,部分次新股的“变脸”仍不可避免。有报道说,如今的“变脸”,使得当初的财务核查,略显“尴尬”。

次新股北京东方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仅用半年时间,就做完了一些公司上市后几年内才能完成的“动作”。

东方通于今年2月登陆创业板。据半年报,这家IT公司上半年亏损311.4万元。东方通解释称,上半年亏损有季节性因素。但在上市前4年,少有上半年亏损的现象发生。而上市7个月间,多位董监高去职,总经理在上市成功后“主动让贤”。此外,募集资金变更至用于收购。

就是这样一只次新股,它的股价冲到了77元。而根据半年报,部分基金已经减仓。

业绩下滑122%

东方通于8月中旬发布了其今年上半年的财报。这家上市仅7个月的公司,在首次考试中,交出了一份“业绩亏损”的答卷。

半年报显示,2014年上半年,东方通实现营业收入6648.4万元,同比去年上半年下滑8.93%;实现净利润311.4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810.7万元,相比去年同期,这两项财务指标,分别下降122.24%和173.97%。

对于今年上半年巨亏的原因,东方通的解释,指向了其主要产品的积极性波动因素。资料显示,东方通主营中间件软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而在国内市场上,东方通的中间件市场占有率,仅次于IBM和ORICAL,列第三位。

今年半年报中,东方通称,公司收入主要在第四季度实现,因此一般每年第一季度亏损,第二、三季度也可能会出现季节性亏损。

东方通的“季节性因素”导致亏损的说法,似乎缺乏说服力。招股说明书显示,2013年上半年,东方通的净利润为1096.03万元;此前的2010年-2012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957.18万元、789.24万元、812.05万元。

综上观之,上市之前的4年间,季节性因素导致亏损的现象,不算常见。

此外,东方通还称,致使其上半年业绩亏损的原因还包括人力、房租成本上涨带来的管理费用增加,加强市场推广造成的销售费用增加等。

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东方通销售费用达到3392.7万元,同比大涨31.55%。

12日,东方通董秘徐少璞解释称,今年上半年,公司举办了一些活动用于推广公司的形象,由此造成了销售费用的增加;同时,房租等成本也在上涨。

“在收入没有上涨的情况下,成本的增加,造成了上半年业绩的亏损。”徐少璞称,公司完成全年预期业绩不存在问题。

人事变动引“争权”传闻

业绩突现变脸的同时,东方通在上市半年间频繁出现人事变动。

今年3月27日,东方通发布公告称,监事会主席刘凤春,申请辞去监事会主席职务。同日,独立董事郭峰,也辞去了公司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简历显示,郭峰系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与此同时,董事刘峥也申请去职。

两个月后的5月28日,董事兼总经理孙亚明,向董事会申请辞去总经理职务。简历显示,孙亚明在1997年参与创办了东方通。7月18日,副总经理陈旭也申请辞职。陈旭已在东方通工作15年。

东方通在公告中解释,孙亚明意在“前往著名商学院进修学习”,而陈旭离开则是因个人原因。

董监高频繁变动,似乎是东方通的传统。根据报道,2011年至2012年间,先后有薛向东、庄行方和黄涛等三位董事提出辞职。

薛向东为东方通第二大股东东华软件的董事长。《机构投资》报道称,薛向东曾想控股东方通,遭到了东方通董事长张齐春的拒绝。报道称,在薛向东辞去董事职务的背后,“暗藏着权力争夺”。

高层频繁变动,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和猜测。今年8月,近50家机构集体调研了东方通。机构所提的问题中,即包括“公司上市后高管变动十分频繁,坊间传闻公司内部不和”。

东方通逐一解释道,郭峰离职,是因为要到最高人民法院任职;刘峥去职则是因为涌金集团属于财务投资者,“公司上市后,他们的董事退出,属于一贯的风格”;孙亚明则系“主动让贤”。

12日,徐少璞称,“关于公司董事会权力争夺的报道,纯属谣言。”

此外,董事长张齐春的情况,也为外界关心。资料显示,张齐春出生于1939年,现年已是75岁。此前,张齐春曾多番表态“要退休”,但至今仍未能实现。

“我并不是刻意不让后来者接班。”2008年时,张齐春表示,“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执掌公司;公司没有成熟就交出去,很难放心。”

8月26日,有投资者在互动易平台上询问,张齐春是否有退休打算。东方通回复称,张齐春“身体很健康,暂无退休计划,目前主要精力在把握公司发展方向上”。

“二次创业”,基金撤离

今年8月15日,张齐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公司的上市代表着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意味着一个新的历程和新的阶段的开始,那就是二次创业”。

张齐春称,二次创业中,首先需要把产品经营做得更好,第二则是“通过并购,走资本经营这条路”。

在此之前的6月22日,东方通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彼时,距东方通上市仅过去5个月。

7月28日,东方通发布公告称,拟以3000万元收购北京同德一心100%的股权。资料显示,同德一心主要从事服务器虚拟化软件及云管理平台系列软件研发。

8月14日,东方通公布了重组草案。根据草案,东方通拟以4.2亿元的价格,购买惠捷朗100%的股权。后者是一家提供无线网络测试等业务的软件公司。

在收购同德一心的过程中,东方通变更了其部分募集资金的用途。根据公告,东方通共为其“营销服务平台扩建项目”募集资金3190万元,扣除已投入金额后的余额为2291万元。

8个月后,东方通称,相关资金投入“营销服务平台扩建项目”,“无法在短期内产生经济效益”,所以决定将2291万元的募集资金余额用于支付收购同德一心的部分对价。

对此,徐少璞解释道,公司募投项目的可研报告完成于2011年,后来遇到了IPO停闸;随着公司上市,“市场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把募投资金用于收购同德一心,是把钱花在刀刃上,保护股东利益。”徐少璞称。

上半年在业绩亏损、高层动荡的情况下,东方通的股价仍然冲到了77元的高位。这个价格接近其22元发行价的3.5倍。

8月15日,4家机构同时发布了研报,均对东方通给出增持、买入等评级。其中,民生证券的评级为“强烈推荐”。

民生证券认为,东方通订单情况良好,全年有望实现稳健的内生增长,未来也有望通过外延式扩张加速成长步伐。

多家机构摇旗呐喊的同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多家基金却减持了持仓数量。

今年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均为基金,共持股419万股;而3个月后,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基金数量为8家,持股总量为243.5万股,降幅超过4成。

学校开启气膜体育馆应对雾霾天0

大棚种植茄子有什么特点秧青

福建省培育出世界首个杂交晚熟龙眼新品种阿墩紫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