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道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管道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部分地方放权却未简政基层有责权无能力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5:49:35 阅读: 来源:管道泵厂家

部分地方放权却未简政 基层有责权无能力

8月12日,国务院再次印发《关于取消和调整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进一步“简政放权”。“简政放权”成为这届政府激活市场的一把利刃,一年半的时间即将过去,“简政放权”到底如何?有没有落到实处成为改革的核心问题。

2013年3月14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下称《方案》)发布,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推进的第七次政府机构改革。

5月13日,国务院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动员部署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工作,新一轮转变政府职能的大幕拉开。会议提出,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把该放的权力放掉,把该管的事务管好。

“行政审批改革陷入‘数字游戏’的困境。中央对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提出了具体数量要求,方向完全正确,但部门操作有误。行政审批的设置极为复杂,比如有的审批事项下有若干子项,有的是环环相扣的连环审批,有的需要专业技术知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胡颖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经过一番摸底调查后,他认为,在现实中,一些部门的审批改革完全是为数字而数字,避重就轻、明减暗增,用看起来很美的数字“忽悠”高层领导和普通民众,实际效果并不大。

“放”多“减”少

无疑,简政放权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先锋军和转变政府职能的利刃,一年半来,国务院取消下放的行政审批等事项已逾500项,而本届政府成立之初的承诺是,任期内至少要取消、下放现有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的三分之一,即567项。

“地方政府对简政放权的态度是微妙和矛盾的。一方面,地方对于中央部门掌握着过多审批权感到不满,确实不利于调动地方积极性和激发市场活力;另一方面,当中央真正把权力下放到地方时,后者又把审批权当作资源紧紧抓在手里,也就是所谓的“中梗阻”。于是就出现“放”得多、“减”得少的现象,还是达不到激发市场和社会活力的目标。”胡颖廉表示。

“目前更多的审批项目在省级相关部门,每项审批都具有一定的利益蛋糕,在财政补贴不到位的情况下,放一项就是减少一项的收入,对于他们来讲,放权确实有点舍不得,但还是咬咬牙放了。”一位山东省青岛当地的质监部门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

另有一位菏泽市的基层食药监人员也对记者说,“放权是放权了,有没有按照上面的意思全放,目前还没法说,因为还没有放完,刚开始放,但是简政似乎没有减少,企业审批所交的资料还是那些,可能在时间上有所缩短,但是项目准备的资料上并没有变化。”

在得到简政放权的指示之后,各地政府都在大张旗鼓简政放权,但是似乎并没有思考如何进行监管监督,放了之后的市场以及基层如何接手。

无论是放给基层还是放给市场,监督执行都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是目前似乎在监督层面还未成熟。

基层监管遇人员和设备之缺

胡颖廉在对浙江、云南等多省的调研中发现,有些省和地级市的职能部门打着简政放权的幌子,把本来由自己承担的日常监管权往下级部门压,但相应的监管资源(人员编制、技术支撑)并没有随之下放,导致基层监管出现‘有责权无能力’的困境。

“地方政府职能部门把简政放权作为推卸监管责任的借口。从道理上说,减少事前审批与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应该是有机统一的,减少审批并不意味着当‘甩手掌柜’。”胡颖廉表示。

“目前基层的食药监监督所也成立了,但是基本没有啥设备,只能抽检之后送到市级单位去检测,目前能做的还是靠眼来监督,缺乏设备和技术人员,做不了。”上述基层工作人员表示。

而事实上,目前很多的县级单位已经建立了乡镇级别的食药监监督所,但如何发挥作用,目前尚不清楚,而基层的食药安全一直存在潜在隐患。

“简政放权体现的是一种胸怀,不是仅仅一放了之,而是要做到扶上马,送一程,中央要帮地方接到手上。在放了之后,需要进行评估。取消、放权之后的效果到底如何,在市场不成熟的时候,需要政府扶一把。”一位司级政府官员对记者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担心多聚集在基层,人员和设备都存在问题。多位受访者表示,简政放权需要常态化,放得有序,不能搞运动,“这个过程需要几代人去做才能见到效果。”

贵阳广州翡翠批发

贵阳白三叶草种价格

贵阳集装袋吊带

江苏射咀